太阳2007娱乐官方网站:东亚朱子学研究的新课题

作者:产品评测

东亚朱子学研究,在时间向度上,指东亚历史发展进程中形成的朱子思想及其后学;在空间向度上,具体表现为中国朱子学、日本朱子学和韩国朱子学等多种实存形态。东亚朱子学研究是全球化时代的需要,也是朱子学发展的内在需要。目前汉语学界对东亚朱子学研究仍缺乏系统性,今后宜在以下几方面进一步展开。

  4月19日晚,由人文学院哲学系朱人求教授担任首席专家的国家社科基金2013年度重大招标项目《东亚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研究》在厦门筼筜书院学术交流中心二楼会议室召开开题论证会。出席开题会的专家有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陈来教授,湖南省社科联副主席、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方旭东教授,华东师范大学社科处处长顾红亮教授等。项目子课题负责人乐爱国教授,傅小凡教授,谢晓东副教授以及厦门大学国学院和哲学系部分研究生也参加了会议。开题会由傅小凡教授主持,厦门大学人文学部主任、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陈支平教授到会祝贺并致辞,社科处张随刚科长代表学校科研管理部门致辞。

一是东亚朱子学的总体性研究。未来的东亚朱子学研究应从整体上阐释东亚朱子学的话语体系,揭示其内在的问题意识、思想脉络和朱子学的相互交涉,并给其思想以正确的理论定位。中日韩朱子学承传与创新及各自的特色、东亚朱子学的普遍性与特殊性、东亚朱子学的共同价值、东亚朱子学的问题意识、东亚朱子学的人文精神、东亚朱子学的接受模式和类型、东亚朱子学的一体与多元、走向“东亚文化共同体”的可能性、东亚文化的相互交涉、文明对话中的东亚文化、东亚文化的未来、朱子学与全球化、朱子学的当代实践、朱子学如何走向世界,等等,都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只有在全球化的境遇中,这一研究才能得以充分展开并成为现实。

  开题论证会上,项目首席专家朱人求教授首先介绍了项目的提出与组织,指出《东亚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研究》的提出,是适应全球化时代的需要,是朱子学发展的内在需要,是厦门大学朱子学研究的最新部署,它的开展与完成,有利于朱子学研究的国际合作与交流,中日韩三国朱子学研究者可以在本课题的研究者,在上述领域积极开展并深化朱子学研究。在汉语学界,我们对东亚朱子学的研究才刚刚起步,仍缺乏系统性的、代表性的研究成果。

太阳2007娱乐官方网站,二是中日韩东亚朱子学的相互交涉。朱子学自13世纪起开始向世界广泛传播,在日本、韩国历史上曾得到充分发展,达到很高的水平,成为东亚近世文明共有的思想形态。在上一个千年期,朱子无疑是一位有着世界影响的杰出人物。陈来先生指出,以朱子学和阳明学为核心的“新儒学是东亚文明的共同体现”。学界如不全面了解朱子学的各方面,就无法了解东亚朱子学者对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只有全面了解中国宋元明清儒学内部对朱子哲学的各种批评,才能真正了解日本德川时代儒学对朱子的批评中,哪些是与中国宋明儒学的批评一致的,哪些是与宋明儒学的批评不同而反映了日本思想特色的。反过来,只研究朱子的思想,而不研究李退溪、李栗谷、伊藤仁斋的思想,就不能了解朱子哲学体系所包含全部逻辑发展的可能性,不能了解朱子思想体系被挑战的所有可能性,以及朱子学多元发展的可能性。换言之,中日韩朱子学的相互交涉、相互促进,构成了东亚朱子学承传与创新的独特风景。

  课题组认为,今后东亚朱子学研究宜在以下五个方面进一步展开:东亚朱子学的总体性研究,东亚朱子学与中、日、韩社会思潮的关联,东亚朱子学经典文本的承传与创新,东亚朱子学话语的同调与异趣,东亚朱子学的社会化及其实践。总而言之,“东亚朱子学”在历史上呈现出“一体多元”的理论格局,“一体”指以中华文化为体,以朱子学为体,“多元”指中、日、韩朱子学的多元化发展与具体呈现。未来东亚朱子学研究新领域之开拓,一方面超越传统哲学研究的单线发展,以话语与实践的阐释为中心,回归朱子学的“原生态”,走向多学科之间的交叉和碰撞,形成一种全新的理论研究格局;另一方面,“东亚朱子学”研究必须突破单一国家的边界,注重东亚各国朱子学之间的相互交涉,走向国际化的新视野。该课题由本论、分论和总论三部分构成,本论率先阐述朱子学自身的承传与创新、朱子哲学话语的承传与创新。分论分别从经典、话语和实践来阐释中日韩朱子后学对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中日韩朱子学的社会化及其实践,在此基础上,再总结出东亚朱子学的方法论、东亚朱子学话语的理论类型、中日韩朱子学的相互交涉及其同调与异趣。“经典、话语与实践”是贯穿其中的一条红线,其中,经典文本也可视为“语篇”或“大话语”,因而,该课题始终围绕“话语与实践”展开,话语分析方法是该课题的最根本、最关键的方法。该课题的最终研究成果为《东亚朱子学》学术丛书,形成一支跨国别的研究团队。提升中国的朱子学研究学术竞争力,拓宽朱子学研究的国际性视野,为更好地弘扬和发展朱子学提供可靠的学术基础。

三是东亚朱子学经典文本的承传与创新。要研究东亚朱子学的经典文本及其传播,中日韩对朱子学文本的接纳、理解与创新,不同朱子学文本在东亚各国的不同命运,等等。例如,朱子的代表作《四书章句集注》在中国和韩国作为科举教材备受重视,在日本却被《四书辑释》和《四书大全》所取代,其中的原因值得探究。把朱子学经典文本放进东亚特定时空进行分析,许多被历史遮蔽的问题便脱颖而出,这进一步拓宽了朱子学的研究空间,丰富了朱子学的理论内涵。

  陈来教授指出,《东亚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研究》课题的研究不仅能够有力地促进福建朱子学研究,而且能有效地推动海峡两岸学术与文化的交流。希望课题组在精心设计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到精心施工,把课题做好。

四是东亚朱子学话语的同调与异趣。中国朱子学话语体系包括本体话语(体认天理、理气先后、无极而太极、理即事、事即理、理气动静、心即理、理一分殊)、工夫话语(格物致知、主敬穷理、诚意正心、定性、慎独、拔本塞源、心统性情、尊德性与道问学、操存省察、已发未发、致知力行、下学而上达)、社会政治话语(正君心、出处、国是、教化)、境界话语(见天地之心、识仁、自得、致良知、民胞物与、全体大用)等。日本朱子学话语体系包括本体话语(理气一体论、天命之性、气质之性等)、工夫话语(格物穷理、主敬涵养、静坐、全孝心法、事上磨练、智藏说等)、境界话语、社会政治话语(如神体儒用、名分大义论、夷夏之辨、国体、王霸等)。韩国朱子学话语体系包括本体话语(如理气之发、理乘气发、理气一途、人性物性异同论等)、工夫话语(如四端七情、心体善恶、心统性情、定心与定性等)、社会政治话语(如事先理后、起用厚生等)。在具体分析基础上,揭示东亚朱子学的话语体系与理论类型,揭示东亚朱子学话语体系的异与同及其根本原因,是极具挑战性的。

  朱汉民教授认为,《东亚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研究》课题设计精当,内容多有创新,对课题的完成充满期待,并建议把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放到整个中华文化、中国儒学发展的大背景中去考察。

五是东亚朱子学的社会化及其实践。东亚朱子学是东亚文化所依凭的重要精神资源,在东亚历史上曾一度成为中日韩国家最高统治哲学。东亚朱子学如何通过书院教育、科举、社仓、乡约、家族、朱子家礼的实践等方式推进朱子学的社会化并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中日韩三国朱子学社会化及其实践有何不同?目前,学术界对东亚朱子学社会化及其实践研究的关注度还不够,相关成果十分薄弱。对东亚朱子学社会化及其实践进行系统研究,有利于提高东亚各国的生命认同感、文化认同感和政治认同感,促进东亚文化共同体的形成,这方面的研究可谓任重道远。

  方旭东教授则指出,《东亚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研究》是朱子学研究的国际化的需要,我们要注意到朱子学研究的在中国南北的差异以及中日韩的差异及其内在根源。

总之,东亚朱子学在历史上呈现出“一体多元”的理论格局,“一体”指以中华文化为体,以朱子学为体,“多元”指中日韩朱子学的多元化发展与具体呈现。未来东亚朱子学研究应以东亚为视域,以经典、话语与实践为核心,以中日韩不同文化为脉络,分析中日韩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既求其同,又求其异。全球化时代,如果我们立足东亚,既宏观中西文化交流,又聚焦东亚文化互动,并在上述脉络中探讨东亚朱子学经典文本、话语与实践及其未来发展,东亚朱子学研究必能在21世纪开拓创新、绽放异彩。

  朱人求教授、乐爱国教授、傅小凡教授、谢晓东副教授分别就专家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答辩。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东亚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研究”首席专家、厦门大学特聘教授)

  

本文由太阳2007娱乐官方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